有人说足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因为足球上真的发生过战争,交战双方是加勒比近邻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

1969年7月14日,萨尔瓦多空军突袭并轰炸了洪都拉斯,首都特古希加尔巴,郊区的基地,然后派遣12000名士兵沿洪都拉斯立刻组织军队反击,双方陷入僵持,7月18日,美洲国家组织出面调停,7月20日双方签订的停火协议生效,这场战争仅持续六天,100小时,但却造成了两国约3000人在战胜中阵亡,要知道这两个国家加起来其实才500万人口。泛-美Highway入侵洪都拉斯边境

这场战争也被称为“足球战争”和“百小时战争”。而比赛的导火索是距离两国1200公里外墨西哥阿兹台克体育场一场足球比赛的胜负。

这是世界杯预选赛第二阶段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之间的一场补赛。出于安全考虑,国际足联选择在中体育场举行。原本可以容纳10万名观众的阿兹台克,被限制在只有2万人,而对战的双方正是战争爆发的相关方,—— 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

游戏的胜负只是这场荒谬战争的导火索,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两国长期以来的内战冲突。洪都拉斯的土地面积是萨尔瓦多,的五倍,但它的人口只有其他国家的三分之二。许多萨尔瓦多人在洪都拉斯做生意开垦土地,这引起了他们自己人的不满。1969年,洪都拉斯,大约有30万来自萨尔瓦多的移民,其中大多数是中的非法难民

洪都拉斯人认为这些非法入境者侵占了自己的土地,赚取了自己的财富,抢走了自己的就业机会。1968年开始洪都拉斯官方宣布驱逐萨尔瓦多人,这引起了萨尔瓦多对洪都拉斯的极度不满,由于担心难民回流会导致本国社会矛盾激增,萨尔瓦多极力反对洪都拉斯驱逐难民,双方关系势同水火。当地人和萨尔瓦多难民之间发生过几次零星冲突

这时,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预选赛在中,美和加勒比开始了。由于墨西哥已经占据了一个出线名额,狭窄的北美中岛只有一个出线名额。碰巧的是,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在比赛的第二阶段相遇。

1969年6月8日,比赛前夕,洪都拉斯球迷包围了萨尔瓦多国家队下榻的酒店。敲鼓放鞭炮的狂欢持续了一整夜,为的是打扰客队第二天在全体洪都拉斯球迷疯狂的注视下,0:1实力占优的萨尔瓦多败走特古希加尔巴。的休息

当洪都拉斯喜气洋洋的时候,一名18岁的女粉丝在萨尔瓦多,萨尔瓦多为她举行国葬,总统携政府要员以及全体萨尔瓦多国家队成员出席,萨尔瓦多 《国民报》 发文:“这个年轻的女孩,不忍心看到自己的祖国跪倒在别人的面前。的电视机前开枪自杀

”民族情绪空前高涨,萨尔瓦多誓要在主场痛宰洪都拉斯,一场比赛已经演变为关乎民族尊严、人民气节的生死之战。

6月15日,次回合比赛,洪都拉斯国家队所遇到的“礼遇”更甚7日之前的萨尔瓦多,臭鸡蛋、死老鼠朝球员房间扔去,球员们发觉报警没用,不得不求助洪都拉斯大使馆,洪都拉斯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宣称如果球员安全得不到保障,将派出突击队拯救自己的球员。

最终萨尔瓦多不得不动用装甲车才把洪都拉斯球员送到比赛场地,此时在圣萨尔瓦多体育场上万名球迷正“等待”着他们。

比赛的结果萨尔瓦多3:0完胜对手,而在看台上两名洪都拉斯球迷被萨尔瓦多球迷活活打死,两国民间更大规模的冲突再次爆发,而洪都拉斯政府也宣布驱逐两万名萨尔瓦多侨民,封锁萨尔瓦多人入境的关口。

按照当时的规则,两队各赢一局,双方还要进行第三场附加赛。1969年6月26日,墨西哥城,阿兹台克体育场,2万名双方球迷被长长的隔离区隔开,数千名防暴警察在体育场内外严阵以待。

双方球员大动作小动作不断,90分钟,双方2:2平,最后的加时赛,萨尔瓦多在101分钟打入杀死比赛的金球,此时的两国却是两种光景,萨尔瓦多人涌入街头庆祝,不服气的洪都拉斯人走上街头殴打萨尔瓦多侨民,造成数百人伤亡。

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段,萨尔瓦多陆军与空军联合突袭洪都拉斯,洪都拉斯快速组织军队反抗,尽管两国首都相距不到300公里,但萨尔瓦多发现他们的补给根本供应不上,而洪都拉斯也发现自己的装备几乎无法组织起上规模的反攻,一方供给不足,一方弹药缺失,从一开始这场战争就很荒唐。

而空战,洪都拉斯的F4U型海盗战斗机和萨尔瓦多的P51野马战斗机都是30年前的美军飞机,直接梦回二战,双方都没有战争准备却因为无法控制民族矛盾走向了无法回头的战争之路。

100小时的战争却造成了洪都拉斯2000余人死于战火,萨尔瓦多也有900余人失去生命,平均1小时就有30人在这场两国的“赌气之战”里死去,可谓惨烈。

说回足球,萨尔瓦多最终赢得了北美最后一张门票,这是这个国家第一次打进世界杯,但在1970年的墨西哥他们三战皆负,进零球,失九球,小组出局;而洪都拉斯,1982年后才第一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三战两平一负未能出线。

顺便说一句,在2021年4月国际足联最新一期国家队排名中洪都拉斯位列第67位,萨尔瓦多在69位,都在中国队前面,祝国足在亚洲区预选赛好运,提升排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