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一起来竞彩-特约:坐拥4.6亿欧元壕阵、高居FIFA世界排名第二位的比利时遇上目前日渐衰落的意大利,结果却是一场2-0的意外比分。“欧洲红魔”的黄金一代们到底怎么了?

的确,比利时“黄金一代”拥有着太多让全欧洲艳羡的天才球员。后防线上坐拥曼城队长孔帕尼,热刺队长维尔通亨,前阿森纳队长维尔马伦,以及挤走切赫的切尔西门神库尔图瓦。中场位置上英超MVP阿扎尔,曼城核心德布劳内,辅以纳英戈兰、维特塞尔、费莱尼等人。前锋的位置上卢卡库和奥里吉也都是出色的年轻球员。据统计,比利时队欧洲杯阵容的身价达到了4.6亿欧元,排在24支球队的第一位,遥遥领先第二名的德国队,更是比总身价2.6亿欧元的意大利队多了近一倍,仅仅中场双子星阿扎尔加上德布劳内的身价就等于半支意大利队。更可怕的是,这支比利时大多数球员都在25岁左右,未来仍有不小的进步空间。在去年十一月的FIFA排名中,比利时历史性的占据了世界第一的宝座,这也证明了比利时队的实力。

然而仔细看比利时队近年来的交锋战绩就会发现一些问题,第一是防守不稳。比利时国家队最近的10场比赛,除了客场1比0小胜塞浦路斯的比赛之外场场丢球,对阵欧洲实力垫底的安道尔都被攻破球门。本赛季英超最佳防线的维尔通亨和阿尔德韦雷尔德坐镇,再加上孔帕尼和库尔图瓦,比利时的防守反倒不让人放心,令人费解。

其次就是虐菜太多,在本届欧洲杯的预选赛上,比利时与威尔士、波黑、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安道尔分在一组,尽管比利时最终小组头名出线,但对阵携手出线的威尔士两回合一平一负,一球未进,凸显了球队在面临有一定实力的球队时办法不多。2014年巴西世界杯比利时虽然闯入八强,但是击败的对手阿尔及利亚、韩国、俄罗斯和美国基本都是世界二流甚至三流的球队。在非友谊赛性质的比赛中,比利时队缺乏具有说服力的胜利。

第三个问题是缺乏整体性,阿扎尔、德布劳内、卢卡库,维特塞尔等球员都有出任战术核心的能力,但自始至终球队以谁为核心,选择走地面还是起高球的思路都没有完全明确。阿扎尔擅长突破,需要占有大量的球权,而德布劳内长于组织,也需要掌控皮球,另外队中的莫尔滕斯、维特塞尔、卡拉斯科也都是能带球爱带球的球员。这就导致了比赛中比利时球员拿到球的第一选择往往是先自己带,等到办法不多了才会选择传球,导致进攻效率低下。因此我们看到的这支比利时多数时候还是各自为战,靠球员出色的个人能力解决问题。这样的打法虐菜的确足够,但是面对具有丰富战术素养的球队就很容易陷入困局,对阵意大利的比赛就很好的说明了问题。【详细】

比利时近年来妖人井喷,很大程度上源于比利时的移民政策。1984年、1991年、2000年比利时对移民法案进行三次修改。在1984年前,比利时每年移民人数最多不超过1万人,但这三个修正案分别开始施行的第一年,就有接近20万移民和移民后代成为比利时公民。如今,比利时1120万人,有25%是新移民及其后代。

如今的黄金一代刚好是这批移民的第一代后代,本特克出生在民主刚果、孔帕尼的父亲是刚果移民、登贝莱的父亲来自马里、维特塞尔有法国血统、费莱尼的父母来自摩洛哥。比利时的移民法案,对于体育、文化和科学人才有优惠政策。2009年,比利时足协甚至向巴西后卫丹特发出邀请,但后者拒绝入籍比利时。不过对于一般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来说,成为一个比利时公民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外来的移民的确提升了比利时足球的实力,但是国家队比赛有其特殊性,如果球队中多数人对于本国文化的荣誉感和认同感不足,很难在短时间内形成足够强大的战斗力。其实在欧洲范围内几乎每个国家都会面临移民的问题,法国和德国就是依靠齐达内,克洛泽、厄齐尔等移民球员称霸世界。但是与法国和德国不同,比利时没有足够强势的本国文化和本国语言,在强强对话的关键时刻,缺乏团结一致的精神和捍卫祖国荣誉的使命感很容易让球队战斗力大打折扣。

以贾努扎伊为例,这位效力曼联的天才少年在2014年4月份选择了为比利时队效力,尽管他的出生地是在比利时,但其父母分别为科索沃人和阿尔巴尼亚人,他还拥有祖父母土耳其和塞维利亚的血统,因为年少时曾在英国长住,亚努扎伊甚至可以身披三狮军团战袍,可最终,考虑到未来英格兰队中不一定会有自己的位置,贾努扎伊才选择了比利时。但随后贾努扎伊状态下滑被曼联外租,也没能入选比利时国家队,据英媒的消息披露,贾努扎伊打算放弃为比利时效力的机会,转而加入科索沃国家队。这样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非为国效力的责任感的情况,在比利时队中其实很多。

此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就是比利时国家队的年轻一代,无论是在U20世界杯(又称世青赛)还是U19欧洲杯的赛场上,比利时都没有取得过好成绩,从1999年至今比利时连续9年无缘U20世界杯正赛,而U19欧洲杯,近年来比利时也没有从资格赛突围过。目前正在进行的U21欧锦赛资格赛中,比利时U21目前落后小组中排名第一的捷克队5分,以净胜球劣势排在黑山之后列小组第三位,小组赛还剩3场比赛,在只有小组第一才能直接晋级正赛的情况下,比利时U21的形式已十分严峻。很有可能再次无缘U21欧锦赛决赛阶段。

比起现在这支球队的症结,缺乏持续性的人才产出才是最应该头疼的问题。参照比利时青年队的战绩和比利时国内联赛相对较低的足球水平,不难看出在表面繁荣的背后,比利时的青训体系实际上还没能完全健康的运转。【详细】

每次看比利时的比赛你可能都会觉得他们没有太多的战术可言,很多时候都只能依靠球星的个人发挥,你也许会觉得主教练威尔莫茨的水平阻碍了这些巨星的发展,但在质疑之前,你可能得先了解一下比利时的基本国情。

比利时人是由弗拉芒人和瓦隆人两个语言及文化相异的民族组成。前者居住在同荷兰接壤的北部佛兰德地区,讲弗拉芒语(类似荷兰语,属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后者居住在同法国接壤的南部瓦隆区,讲瓦隆语(一种从未独立形成文字的法语方言,属印欧语系罗曼语族)。位于中部的首都布鲁塞尔是双语区,政府机构和公共设施都用荷语和法语双语标注。

历史上,弗拉芒人和瓦隆人矛盾冲突非常严重,历史渊源颇深,和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巴斯克的分裂情绪非常相似。在弗拉芒人看来,瓦隆人非常懒散,不愿意工作,往往扮演了拖自己后腿的角色。而瓦隆人则认为弗拉芒人一直充当了叛徒、法西斯帮凶的丑陋角色。现在的比利时政府有两套班子,一套说荷兰语,一套说法语,完全按种族、语言分开。2007年12月的选美活动中,比利时小姐因不能用荷兰语回答问题被喝倒彩,凸显比利时南北分裂的僵局已从政治领域蔓延到社会其他领域。甚至有部分议员一直在建议比利时仿效英国排出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等多支球队的做法,分别组织瓦隆和弗拉芒的球队参加国家队比赛。

这样的矛盾自然也延续到了比利时国家队中。比利时著名足球教练,曾经率领比利时队在上世纪80年 代创造辉煌的蒂斯曾有一句名言:“千万不要召入瓦隆人进入国家队,无论他有多么优秀。”这其中的确含有一丝种族的偏见,但不难反应两大民族根深蒂固的矛盾。

翻开这支比利时队的花名册,维尔通亨,维尔马伦、德布劳内等人是弗拉芒人, 而阿扎尔、维特塞尔则是瓦隆人,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队内很多弗拉芒人如维尔马伦、维尔通亨不会说法语,而瓦隆人的荷兰语水平也十分有限,这就导致部分球员的沟通有时甚至需要用外语(英语、西语等),战术执行度可想而知。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就仿佛让中国人、韩国人和日本人组队一起干活一样困难。

在现任主帅威尔莫茨之前,几任主帅范德雷肯、威尔考特伦、艾德沃卡特和里肯斯都面临了不同程度的球员内讧问题,队内帮派林立,互相指责。威尔莫茨接任球队后,果断踢出了公开挑事儿的一帮球员,打造了以年轻球员为主的比利时。和前任相比,威尔莫茨是坦率和直接的,平等对待每一名球员、每一家媒体。无论他来自弗拉芒还是瓦隆,都一视同仁。

同时威尔莫茨作为比利时足球名宿,有70次国家队出场纪录,打了四次世界杯。因此,红魔队员都非常尊重他。诸如阿扎尔、费莱尼等个性十足的球员也对他敬重有加,同时他是一个忠诚的爱国者,他有一颗爱国者的心脏,深深感染着他的球员和球迷,甚至苛刻的媒体。是他让比利时人团结了起来,正是由于他能够把一个个具有复杂背景的球员们捏合在一起,也才成就了比利时一度排名世界第一的盛景。

但是作为主帅而言,威尔莫茨的确还不具备孔蒂、博斯克、里皮、勒夫等人的神奇的临场指挥和高超的战术造诣,在打造球队的整体性上功力不足。但换掉威尔莫茨就能解决问题吗?如果换一位不了解本国实际情况外籍主帅,很难保证这支球队内部不会出现新的混乱。如此复杂的困局也许才是比利时足球最大的矛盾,也是制约欧洲红魔复兴的最大瓶颈。【详细】

输一场并不是末日,如果能从意大利人这面镜子上发现自己的问题,那么这群年轻人就还有机会。国家队比赛不仅仅需要个人英雄主义,更需要心甘情愿的信任队友与战术层面的自我牺牲。在比利时复杂的民族问题和社会背景下,如果球员们依然坚持自我,那么再强的黄金一代终究只是美丽的泡沫。